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 >
腾讯程武任猫眼董事 人事变动背后猫眼娱乐仍面
2017-10-15

  考虑到新冠肺炎疫情的持续性影响,猫眼娱乐预计今年上半年将录得净亏损。据测算,猫眼娱乐2020年收入将同比下降24%,调整后净利润同比下降40%

  眼下各影视基地开机剧组增多,影视行业迎来复苏,一众相关公司也消息面频出。

  6月8日,猫眼娱乐(发布了董事委任公告,委任程武为公司非执行董事,委任刘琳为独立非执行董事 ,自2020年6月9日生效。原非执行董事湛炜标、原独立非执行董事罗振宇已辞任相应职务,委任公告自2020年6月9日生效。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4月27日,程武刚接任吴文辉成为阅文集团(00772.HK)的CEO和执行董事。此外,程武还是腾讯(00700.HK)副总裁,腾讯影业CEO,华谊腾讯娱乐(00419.HK)的执行董事兼副主席,负责腾讯影业、腾讯动漫及腾讯电竞的战略规划及日常运营。

  而刘琳在加入猫眼娱乐之前,曾担任美团点评(03690.HK)高级副总裁,也曾任职腾讯人力资源部总经理及总裁办管理咨询部总经理,现均已离任。

  5月8日,猫眼娱乐COO康利在朋友圈发布离职消息称:“在完成交接,确保平稳过渡后,我将离开猫眼,换一个方式继续我的人生创业。”对此,猫眼娱乐回应表示,康利因个人发展需求,将辞去猫眼娱乐COO职务,转为担任公司顾问,继续陪伴猫眼成长。

  人事变动背后,或是猫眼娱乐需面对的业绩困境。《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5月22日,猫眼娱乐发布公告就有关新冠肺炎疫情所造成的业务影响作出说明,该公司表示,考虑到新冠肺炎疫情的持续性影响,预计集团将在截至2020年6月30日止的六个月录得净亏损,而2019年度同期为盈利2.57亿元(人民币,下同)。

  据中金公司测算,猫眼娱乐2020年收入将同比下降24%,调整后净利润同比下降40%。

  2017年9月,票务平台猫眼和微影宣布合并,彼时身为微影股东的腾讯便是幕后推手之一。新公司“猫眼微影”组建后,腾讯先后两次增持,据猫眼娱乐2019年年报显示,截至年末,腾讯持有猫眼娱乐13.91%股权。借助腾讯旗下QQ和微信这两个流量入口,猫眼娱乐也成功占据行业头部位置。

  在此基础上,腾讯与猫眼娱乐进一步在具体业务层面上展开合作。除了成立“腾猫联盟”从底层建设来服务和带动电影、剧集、现场娱乐、音乐、短视频等多个文娱产业链的发展外,还推出“全链路文娱消费平台”,打通了流量、会员、数据和现场娱乐等多方面生态资源。

  《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腾猫联盟”的建立与腾讯自身的发展战略息息相关。

  2011年,基于网络化、数字化、多媒体化趋势下,游戏、电影、动漫不再孤立,而跨界产业链正在不断融合,形成有机整体的大背景下,腾讯提出了“泛娱化”概念。

  七年后,2018年腾讯在新文创生态大会上首次提出“新文创”战略,对“泛娱乐”进一步升级。在“泛娱乐”基础上,“新文创”提出进一步关注IP文化价值的系统化建构,以及IP塑造的方式方法升级,意在连接各协作主体、文化资源,以实现更高效的数字文化生产。

  在“新文创”战略提出后,腾讯在IP开发上有了多个成功案例,例如小说《全职高手》和《庆余年》改编的影视剧都在播出后获得了较高热度。“新文创”则为腾讯和猫眼娱乐带来更大空间。2019年,猫眼娱乐发布了新战略“猫眼全文娱战略-猫爪模型”,该战略的核心就是向外界传递猫眼娱乐希望从纯票务平台转型为娱乐行业全产业链服务型公司这一信息。

  业内分析人士认为,猫眼娱乐董事局的此次变动,或是腾讯支持其“新文创”生态继续扩张的体现。作为在腾讯影业、动漫及电竞都有涉及的高管,程武无疑是能让“新文创”得以更高效推进的合适人选。

  5月8日,猫眼娱乐COO康利在朋友圈发布离职消息称,“在完成交接,确保平稳过渡后,我将离开猫眼,换一个方式继续我的人生创业。”

  对此,猫眼娱乐回应表示,康利因个人发展需求,将辞去猫眼娱乐COO职务,转为担任公司顾问,继续陪伴猫眼成长。

  公开资料显示,康利拥有超10年运营管理经验,2013年3月—2016年4月担任美团网高级运营总监;2016年4月,猫眼娱乐从美团拆分独立,随后康利出任COO至今,负责集团的整体运营管理,是猫眼娱乐的元老级人物。

  3月24日,猫眼娱乐发布了2019年度业绩报告。报告显示,猫眼娱乐全年实现收入42.68亿元,同比增长13.6%;经调整EBITDA为9.46亿元,同比增长312.9%;全年盈利为4.59亿元,而2018年同期为亏损1.38亿元,并首次实现全年扭亏为盈。

  电影行业曾经盛行高票补,猫眼娱乐和淘票票也曾争得不可开交,但自2018年国家电影总局宣布取消票补政策以来,9.9元的电影票已不见踪影,平台的票补自然也大幅下滑,整个市场逐渐恢复正常。

  据拓普数据显示,2019年大年初一,全国电影平均票价为45.15元,较上年同期的39.15元上涨15.3%。

  在这个过程中,猫眼娱乐在票务方面的成本支出大幅减少,然而一起减少的还有收入的占比和增长。

  在销售及营销开支方面,猫眼娱乐由2018年的19.40亿元减少20.2%至2019年的15.48亿元。销售及营销开支占总收入的比重也由51.7%減少至36.3%。

  据猫眼娱乐2019年年报显示,公司主营业务中的在线娱乐票务服务业务全年实现收入23.03亿元,仅同比增长1.0%,占总营收的比重由2018年的60.7%下降至54.0%。与此同时,据年报数据显示,2019年猫眼娱乐的市占率超60%。

  此外,年报数据显示,受疫情影响,2020年春节档的影片悉数撤档,猫眼娱乐3天累计退票500万余张,金额总计超2亿元,这使本就承压的在线娱乐票务业务雪上加霜。

  猫眼娱乐2019年在娱乐内容服务上实现营收13.97亿元,同比增长30.7%,但从成本上来看,2019年猫眼娱乐的内容宣发和内容制作成本合计约为5.93亿元,同比增长45.9%,显然营收的增速与成本的增速并不匹配。

  值得注意的是,猫眼娱乐将娱乐内容服务的营收增长归结为电影宣发及出品业务的不断扩张,但在这一领域,猫眼娱乐还面临来自阿里影业的强力竞争。

  事实上,猫眼娱乐的“全娱乐战略”需要巨额的资金投入和成本支出,受此影响,猫眼娱乐2019年的毛利率已略微下滑,由2018年的62.7%下滑至2019年的62.3%。

  此外,尽管猫眼娱乐拥有美团、QQ、微信、大众点评、猫眼APP、格瓦拉六大入口,但其流量优势主要依靠外部流量,且对外部流量依赖性较高。

  据2018年的数据显示,猫眼娱乐自身的月活量仅为0.68亿,而作为流量入口的腾讯、美团的月活量分别为5.56亿和7.22亿,而猫眼娱乐与腾讯、美团的免费流量入口的合作协议将在2022年9月到期,如若到时腾讯、美团就流量对猫眼娱乐收费,无疑将进一步打击猫眼娱乐的利润空间。

  5月22日,猫眼娱乐发布公告就有关新冠肺炎疫情所造成的业务影响作出说明,表示中国娱乐产业继续面临新冠肺炎疫情所带来的不确定性和挑战,考虑到新冠肺炎疫情的持续性影响,预计集团将在截至2020年6月30日止的六个月录得净亏损,而2019年度同期为盈利2.57亿元人民币。

  据中金公司测算,猫眼娱乐2020年收入将同比下降24%,调整后净利润同比下降40%。

  截至6月11日收盘,猫眼娱乐报收13.8港元/股,当前市值为156亿港元。至于程武的进入会为猫眼娱乐带来怎样的发展机遇,只能等待时间给出答案。

主管QQ
CONTACT US

公司名称:金亚洲平台有限公司
公司地址:浙江省杭州市西湖区
公司邮箱:4981002@qq.com
公司电话:QQ4981002
招商QQ: 4981002
公司网址:http://www.jyzzyy.com